“兩高”發(fā)布依法懲治危害稅收征管典型刑事案例

2024-3-18     

稅收是國家財政的最主要來(lái)源,稅收政策是國家實(shí)施宏觀(guān)調控、調節收入分配的重要工具。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稅收工作。習近平總書(shū)記深刻指出,要“發(fā)揮稅收在國家治理中的基礎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危害稅收征管犯罪,不僅擾亂國家稅收征管秩序,逃稅、騙稅等犯罪更直接危害國家稅收,侵蝕國家經(jīng)濟基礎,破壞社會(huì )誠信體系,危害嚴重,必須依法懲治;對情節嚴重、給國家稅款造成重大損失的,更應從嚴打擊。為貫徹落實(shí)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和中央政法工作會(huì )議精神,依法懲治危害稅收征管犯罪,維護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秩序,提升法治化營(yíng)商環(huán)境建設水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lián)合制定了《關(guān)于辦理危害稅收征管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以下簡(jiǎn)稱(chēng)《解釋》)。為強化《解釋》的貫徹落實(shí)成效,“兩高”同時(shí)發(fā)布8個(gè)依法懲治危害稅收征管典型刑事案例。這些案例導向鮮明,彰顯了司法機關(guān)依法懲治稅收犯罪,維護國家稅收安全的堅定決心。

一是嚴格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一方面,對嚴重危害稅收征管犯罪必須堅決從嚴打擊。長(cháng)期以來(lái),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在公安、稅務(wù)機關(guān)的大力支持下,始終保持對涉稅犯罪從嚴打擊的高壓態(tài)勢。一大批危害嚴重、社會(huì )關(guān)注度高的犯罪分子受到嚴懲,有效維護了國家稅收征管秩序和國家財產(chǎn)安全。另一方面,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認真貫徹落實(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民營(yíng)企業(yè)家座談會(huì )上的講話(huà)和《中共中央 國務(wù)院關(guān)于促進(jìn)民營(yíng)經(jīng)濟發(fā)展壯大的意見(jiàn)》精神,對實(shí)體企業(yè)涉稅犯罪區分情況,做到當寬則寬,對情節較輕、危害不大,因有關(guān)人員法治意識淡薄、企業(yè)規章制度不健全等原因實(shí)施的犯罪,盡可能給予企業(yè)合規整改機會(huì ),對于能夠通過(guò)合規整改、挽回稅款損失的,依法從寬處理,最大限度減少對企業(yè)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的影響。如,本次發(fā)布的典型案例7山東某防水材料公司、徐某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對有實(shí)際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的企業(yè)依法適用企業(yè)合規,對合規整改合格的涉案單位作酌定不起訴處理,促進(jìn)民營(yíng)企業(yè)合規守法經(jīng)營(yíng)。

二是嚴格貫徹罪刑法定原則。涉稅犯罪專(zhuān)業(yè)性強,爭議點(diǎn)多,法律關(guān)系復雜?!督忉尅穼τ嘘P(guān)法律適用中的爭議問(wèn)題作了明確。比如關(guān)于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與逃稅罪的區分,是理論和實(shí)踐中的難點(diǎn)。定罪量刑必須堅持罪刑法定,堅持主客觀(guān)相統一?!督忉尅穼樘撛鰳I(yè)績(jì)、融資、貸款等不是利用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抵扣稅款的核心功能而虛開(kāi)的行為,排除在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以外,即以例外性規定的方式,限縮了該罪的適用范圍,既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也突出了本罪打擊的重點(diǎn)。

三是引導納稅主體增強納稅意識。危害稅收征管犯罪,無(wú)論是逃稅、騙稅,還是虛開(kāi)、偽造、非法出售發(fā)票類(lèi)犯罪,歸根結底都與納稅主體法治意識淡薄有關(guān)。逃稅、騙稅行為直接危害稅收,換言之,就是行為主體通過(guò)稅收侵占國家利益;即便是發(fā)票類(lèi)犯罪,也是因為社會(huì )有需求,才催生虛開(kāi)、偽造、非法出售發(fā)票等犯罪;逃避追繳欠稅的行為人,在欠繳稅款的情況下還通過(guò)轉移財產(chǎn)等手段逃避納稅義務(wù),不守誠信,主觀(guān)惡性較大。近年來(lái),全國稅務(wù)、公安、檢察、法院等執法司法機關(guān),齊心協(xié)力,對涉稅違法犯罪行為形成共同打擊合力,2023年在全國自上而下建立了八部門(mén)常態(tài)化打擊虛開(kāi)騙稅工作機制,以查促治、以打促改,在全社會(huì )營(yíng)造“法網(wǎng)恢恢,疏而不漏”的法治氛圍,以嚴的手段引導社會(huì )主體不斷增強納稅意識,提高稅法遵從度。

下一步,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將以黨的二十大精神為引領(lǐng),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繼續加大對危害稅收征管犯罪的打擊力度,統一案件裁判標準,完善工作體制機制,有力維護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秩序,以實(shí)際行動(dòng)為中國式現代化提供有力司法支撐和服務(wù)。

依法懲治危害稅收征管典型刑事案例

目 錄



一、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鄭某某逃稅案

二、北京某餐飲有限公司、陳某、宮某逃避追繳欠稅案

三、石某某等騙取出口退稅案

四、鎮江某科技公司、洪某某、周某等騙取出口退稅、深圳某貿易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

五、金某某等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

六、上海某實(shí)業(yè)公司、張某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

七、山東某防水材料公司、徐某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

八、楊某虛開(kāi)發(fā)票案



案例一


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鄭某某逃稅案——實(shí)體企業(yè)違法后積極挽損整改依法從寬
(一)基本案情
被告單位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小規模食品生產(chǎn)企業(yè),具有一般納稅人資格。2017年至2019年,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安排公司財務(wù)人員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jìn)行虛假納稅申報,逃避繳納稅款共計127萬(wàn)余元,年度逃避納稅稅款比例高達80%97%不等。2021929,稅務(wù)機關(guān)向被告單位下達《稅務(wù)處理決定書(shū)》和《稅務(wù)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責令限期繳納逃避繳納的稅款和罰款。被告單位未按期繳納。同年1014日,稅務(wù)機關(guān)再次向被告單位送達《稅務(wù)事項通知書(shū)》,限其在當月28日前繳納上述款項。期滿(mǎn)后,被告單位仍未繳納。202256日,稅務(wù)機關(guān)向公安機關(guān)移交該公司涉嫌逃稅犯罪線(xiàn)索。公安機關(guān)于次日立案偵查。鄭某某接公安機關(guān)電話(huà)通知后自首。202336日,被告單位向稅務(wù)機關(guān)出具申請延期分批繳納稅款承諾書(shū),得到批準,并于當月8日繳納了部分所逃稅款。
(二)處理結果
四川省仁壽縣人民檢察院以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鄭某某涉嫌逃稅罪提起公訴。四川省仁壽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單位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jìn)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經(jīng)稅務(wù)機關(guān)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仍未補繳,已構成逃稅罪。被告人鄭某某作為被告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亦構成逃稅罪。四川省仁壽縣人民法院以逃稅罪判處被告單位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罰金;被告人鄭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wàn)元;未補繳稅款責令追繳。一審宣判后無(wú)抗訴、上訴,判決已發(fā)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稅收是國家財政的最主要來(lái)源,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依法納稅是公民的基本義務(wù),是企業(yè)的法定義務(wù)。逃稅損害國家財政,擾亂經(jīng)濟秩序,侵蝕社會(huì )誠信,不僅違法,數額大的構成犯罪。對于逃稅行為,一方面要依法懲處,通過(guò)“懲”警戒納稅人增強納稅意識,依法納稅,以“懲”促“治”;另一方面,也要考慮到稅收的特點(diǎn)和納稅的現狀,給予納稅人補過(guò)機會(huì ),不能“一棍子打死”。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四款的規定,追究逃稅人的刑事責任,應由稅務(wù)機關(guān)先行處理,這既是給予納稅人補救機會(huì ),也有利于及時(shí)挽回稅款損失。本案被告單位系一家福利性企業(yè),解決十幾名殘疾職工就業(yè),承擔著(zhù)一定的社會(huì )責任;受疫情影響,案發(fā)后未能如期補繳稅款;法院裁判前制定補繳稅款計劃并得到稅務(wù)機關(guān)認可。為有效貫徹“治罪”與“治理”并重,法院聯(lián)合稅務(wù)機關(guān)對被告單位進(jìn)行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審查,在企業(yè)開(kāi)展合規整改后,對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從寬處罰,有效避免了因一案而毀掉一個(gè)企業(yè)的不良后果。

案例二


北京某餐飲有限公司、陳某、宮某逃避追繳欠稅案——欠稅人不講誠信轉移財產(chǎn)擔刑責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陳某、宮某于2006年共同出資成立北京某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某餐飲公司),陳某為法定代表人,宮某為監事,后分別于2007年、2012年成立第一分公司、第二分公司,陳某任負責人。2012年至2013年,某餐飲公司、第一分公司、第二分公司使用開(kāi)票方為沃爾瑪等4家公司的假發(fā)票共計53張入賬,在2012年度、2013年度企業(yè)所得稅應納稅所得額中進(jìn)行扣除,并向北京市順義區國家稅務(wù)局進(jìn)行了企業(yè)所得稅納稅申報。20147月,順義區國家稅務(wù)局稽查局對某餐飲公司開(kāi)展稅務(wù)稽查,后作出行政處理決定,認定該公司使用不符合規定的發(fā)票列支,調增2012年度、2013年度應納稅所得額共計369萬(wàn)余元,應補繳20122013年度企業(yè)所得稅共計92萬(wàn)余元,并繳納滯納金。被告人陳某、宮某在明知順義區國家稅務(wù)局對某餐飲公司進(jìn)行稅務(wù)稽查、作出稅務(wù)處理決定并追繳稅款的情況下,在第一分公司經(jīng)營(yíng)地址上成立宏某餐飲公司,在第二分公司經(jīng)營(yíng)地址上成立石某餐飲公司,另開(kāi)立新賬戶(hù)供二公司經(jīng)營(yíng)使用,并將第一分公司、第二分公司注銷(xiāo),同時(shí),某餐飲公司也不再申領(lǐng)發(fā)票,公司賬戶(hù)于凍結后不再使用。通過(guò)以上方式,逃避順義區國家稅務(wù)局追繳稅款,至案發(fā)時(shí),尚有82萬(wàn)余元稅款無(wú)法追繳。案發(fā)后,某餐飲公司補繳了欠繳的企業(yè)所得稅稅款及滯納金共計130余萬(wàn)元。
(二)處理結果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檢察院以某餐飲公司、陳某、宮某涉嫌逃避追繳欠稅罪提起公訴。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單位會(huì )計賬簿混亂、記載不規范,在案證據無(wú)法認定存在實(shí)際發(fā)生的與取得收入有關(guān)的、合理的支出,應當根據稅務(wù)處理決定書(shū)認定數額補繳稅款。被告單位欠繳應納稅款,以轉移、隱匿財產(chǎn)的方式,致使稅務(wù)機關(guān)無(wú)法追繳欠繳的稅款,數額超過(guò)刑法規定的一萬(wàn)元標準,已構成逃避追繳欠稅罪。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以逃避追繳欠稅罪判處被告單位某餐飲公司罰金人民幣八十五萬(wàn)元;被告人陳某、宮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十五萬(wàn)元。一審宣判后,被告人宮某提出上訴。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欠稅雖不構成犯罪,但欠稅人有能力繳納稅款而采取轉移、隱匿財產(chǎn)的方式,拒不繳納稅款,造成稅務(wù)機關(guān)無(wú)法追繳其所欠稅款的,既違反納稅義務(wù),也違反誠信原則;造成無(wú)法追繳稅款數額達到一萬(wàn)元以上的,依法構成逃避追繳欠稅罪。本案中,被告單位和被告人通過(guò)注銷(xiāo)納稅主體、設立新公司和開(kāi)設新賬戶(hù)的方式,逃避繳納欠繳的稅款,數額達到十萬(wàn)元以上,依法應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欠繳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人民法院依法判處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刑罰,既有力維護了國家稅收秩序,又維護了誠信經(jīng)營(yíng)的市場(chǎng)環(huán)境。

案例三


石某某等騙取出口退稅案——“低值高報”騙取出口退稅必嚴懲
(一)基本案情
2017
12月,被告人石某某注冊成立銅陵博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博某公司)和銅陵金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金某公司)。其中,博某公司作為軟件企業(yè)享受稅收優(yōu)惠政策。石某某通過(guò)其控制的上述兩家公司,將單價(jià)0.7元購進(jìn)的空白芯片,寫(xiě)入電流采樣控制軟件后,將價(jià)格虛抬至200元。20191月至8月,博某公司以銷(xiāo)售電流采樣控制芯片的名義,向金某公司虛假銷(xiāo)售并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之后,石某某與同案被告人黃某波商定,由后者控制的湖北省赤壁市安某公司代理金某公司的電流采樣控制模塊出口事宜,以簽訂虛假采購合同形式,由金某公司將電流采樣控制模塊以230元左右的單價(jià)出售給安某公司,再由安某公司和黃某波在香港成立的海某公司簽訂虛假的電流采樣控制模塊采購合同,將電流采樣控制模塊出口至香港。石某某安排他人在香港接貨后,將電流采樣控制模塊當作垃圾處理。貨物出口后,石某某、黃某波等人籌集美元,回流資金,在安某公司完成結匯,由金某公司將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郵寄到安某公司,安某公司用上述虛開(kāi)的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及出口報關(guān)材料向稅務(wù)機關(guān)申請出口退稅。201812月至2019年,安某公司共通過(guò)金某公司虛開(kāi)的149份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騙取出口退稅款570余萬(wàn)元,在扣除代理出口及其他費用后,余款以貨款形式回流至金某公司。經(jīng)鑒定,博某公司生產(chǎn)的電流采樣控制芯片市場(chǎng)價(jià)值1.32元,金某公司生產(chǎn)的電流采樣控制模塊市場(chǎng)價(jià)值7.31元。
(二)處理結果
安徽省銅陵市郊區人民檢察院以石某某等涉嫌騙取出口退稅罪提起公訴。安徽省銅陵市郊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石某某等以假報出口的手段,騙取出口退稅款570余萬(wàn)元,數額特別巨大,已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安徽省銅陵市郊區人民法院以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被告人石某某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百萬(wàn)元;對同案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五至六年,并處罰金。一審宣判后,被告人石某某等提出上訴。安徽省銅陵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判決維持對各被告人的定罪量刑。
(三)典型意義
騙取出口退稅罪是嚴重的危害稅收征管犯罪之一。作為國際通行慣例,為了鼓勵本國商品出口,增強國際競爭力,國家允許本國商品以不含稅價(jià)格進(jìn)入國際市場(chǎng),即在貨物出口后退還在國內生產(chǎn)和流通環(huán)節的已納稅款,避免國際雙重課稅。不法分子利用國家這一稅收政策,以假報出口或者其他欺騙手段,將沒(méi)有出口或者雖出口但不應退稅的業(yè)務(wù)等偽裝成應退稅業(yè)務(wù),騙取出口退稅款。這種行為從本質(zhì)上是非法占有國家財產(chǎn)的詐騙犯罪,危害嚴重,應依法從嚴懲處。行為人雖有出口,但其通過(guò)將低廉的產(chǎn)品虛抬價(jià)格,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以虛增的出口退稅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特別巨大,造成國家巨額財產(chǎn)損失,應依法從嚴打擊。

案例四


鎮江某科技公司、洪某某、周某等騙取出口退稅、深圳某貿易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依法懲治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與騙取出口退稅關(guān)聯(lián)犯罪
(一)基本案情
2014
年至20178月,被告人洪某某、周某等人為騙取出口退稅,由他人牽線(xiàn)聯(lián)系到被告單位深圳某貿易公司,在深圳某貿易公司向廣東某通訊技術(shù)公司等上游手機供貨商進(jìn)貨時(shí),以周某控制的鎮江某科技公司等4家公司名義與上游供貨商簽訂虛假手機采購合同,提供虛假資金流水,采取票貨分離的方式,將上游供貨商本應開(kāi)具給深圳某貿易公司的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開(kāi)給周某控制的公司,從而取得虛假進(jìn)項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深圳某貿易公司則從中收取高額開(kāi)票費。同時(shí),為取得用于出口退稅的報關(guān)單證,洪某某控制的多家香港公司又與周某控制的公司簽訂虛假手機出口外貿合同,并通過(guò)借貨配單方式,從他人手中租用“道具”手機冒充外貿合同中的手機進(jìn)行虛假報關(guān)。最后,由周某控制的公司用上述單證手續向鎮江市國家稅務(wù)局虛假申報,累計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7.2億余元。
(二)處理結果
江蘇省鎮江市人民檢察院以洪某某、周某等人、鎮江某科技公司等單位涉嫌騙取出口退稅罪,深圳某貿易公司涉嫌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提起公訴。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被告單位鎮江某科技公司罰金人民幣一億元;被告人洪某某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億兩千六百萬(wàn)元;被告人周某有期徒刑九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百萬(wàn)元;以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判處被告單位深圳某貿易公司罰金人民幣五十萬(wàn)元;對同案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至十年,并處罰金。一審宣判后,周某等被告人和深圳某貿易公司提出上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近年來(lái),騙取出口退稅犯罪呈產(chǎn)業(yè)化發(fā)展,造成國家巨額稅款損失,對國家出口退稅政策和出口貿易活動(dòng)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這類(lèi)犯罪往往涉及虛開(kāi)、配貨、報關(guān)、地下錢(qián)莊、退稅等多個(gè)犯罪鏈條,內部分工精細,且相對獨立,相互勾結,呈現產(chǎn)業(yè)化、專(zhuān)業(yè)化、隱蔽化特點(diǎn)。本案中涉及“購稅票、假出口、申報退稅”三個(gè)團伙,各被告人、被告單位參與的時(shí)間、環(huán)節各不相同,應當依據其具體參與實(shí)施的犯罪行為分別定性處理。有真實(shí)交易的企業(yè)在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中,為了賺取開(kāi)票費,讓上游企業(yè)將本該開(kāi)具給自己的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開(kāi)具給他人,應當認定構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明知他人具有騙取出口退稅的主觀(guān)故意,仍然為其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的,以騙取出口退稅罪的共犯定罪處罰。同時(shí),對于虛開(kāi)騙稅等多環(huán)節、多鏈條的犯罪行為,認定是否造成國家稅款流失,不能根據單個(gè)環(huán)節判斷,應當對整個(gè)鏈條進(jìn)行綜合分析。

案例五


金某某等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空殼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應重點(diǎn)從嚴打擊
(一)基本案情
2018
年至案發(fā)前,被告人金某某雇傭被告人陳某某、李某某、王某某等人,以他人名義注冊或購買(mǎi)上海穗某商貿有限公司等近40家空殼公司。在無(wú)任何實(shí)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金某某以向他人支付票面金額1.3%-2.2%開(kāi)票費,通過(guò)票貨分離、資金迂回走賬等方式,接受山東、浙江等地多家公司虛開(kāi)的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價(jià)稅合計3.8億余元,稅額4600余萬(wàn)元。之后,金某某又通過(guò)虛構貨物購銷(xiāo)業(yè)務(wù),向山西、河北、上海等地企業(yè)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價(jià)稅合計2.2億余元,造成稅款2700余萬(wàn)元被抵扣。
(二)處理結果
浙江省天臺縣人民檢察院以金某某等涉嫌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提起公訴。浙江省天臺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金某某在沒(méi)有真實(shí)交易情況下,為他人虛開(kāi)、讓他人為自己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數額巨大;其他同案被告人明知金某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仍然參與其中,均已構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浙江省天臺縣人民法院以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判處被告人金某某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五萬(wàn)元;對同案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至十三年六個(gè)月,并處罰金。一審宣判后,同案被告人提出上訴。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區別于其他普通發(fā)票的關(guān)鍵在于其可以憑票抵扣稅款,這也是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的核心功能。不法分子利用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的該功能進(jìn)行虛開(kāi)抵扣,騙取國家稅款,給國家財產(chǎn)造成損失,危害嚴重。因此,刑法對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規定了嚴厲的法定刑。根據刑法規定,結合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的嚴重危害性,無(wú)論是為他人虛開(kāi),還是為自己虛開(kāi)、讓他人為自己、介紹他人虛開(kāi),只要是利用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抵扣稅款的功能進(jìn)行虛開(kāi),都屬于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行為。行為人通過(guò)設立空殼公司實(shí)施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犯罪,是從嚴打擊的重點(diǎn)。

案例六


上海某實(shí)業(yè)公司、張某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依法懲治企業(yè)之間無(wú)真實(shí)交易,相互開(kāi)具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行為

(一)基本案情
2017
8月,被告單位上海某實(shí)業(yè)公司負責人張某某在無(wú)實(shí)際業(yè)務(wù)往來(lái)的情況下,通過(guò)唐某某經(jīng)營(yíng)的上海某服飾有限公司為實(shí)業(yè)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2份,價(jià)稅合計22萬(wàn)余元,其中稅額3萬(wàn)余元,均已申報抵扣。次月,張某某在無(wú)實(shí)際業(yè)務(wù)往來(lái)的情況下,以其實(shí)際控制的上海某針織制衣廠(chǎng)的名義為服飾公司回開(kāi)相同稅款的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用于抵扣稅款。
2017
9月,張某某與實(shí)業(yè)公司業(yè)務(wù)員陸某在無(wú)實(shí)際業(yè)務(wù)往來(lái)的情況下,以支付開(kāi)票費的方式,讓河北某絨毛制品有限公司為實(shí)業(yè)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4份,價(jià)稅合計38萬(wàn)余元,其中稅額5萬(wàn)余元,均已申報抵扣。
2017
9月至12月期間,張某某在經(jīng)營(yíng)實(shí)業(yè)公司、針織廠(chǎng)期間,在無(wú)實(shí)際業(yè)務(wù)往來(lái)的情況下,讓針織廠(chǎng)為實(shí)業(yè)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12份,價(jià)稅合計101萬(wàn)余元,其中稅額14萬(wàn)余元,均已申報抵扣。
案發(fā)后,實(shí)業(yè)公司已向稅務(wù)機關(guān)補繳全部涉案稅款。
(二)處理結果
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檢察院以實(shí)業(yè)公司、張某某、陸某涉嫌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提起公訴。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法院以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判處被告單位實(shí)業(yè)公司罰金人民幣三萬(wàn)元;被告人張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被告人陸某拘役六個(gè)月,緩刑六個(gè)月。一審宣判后無(wú)抗訴、上訴,判決已發(fā)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行為人之間互相開(kāi)具或者循環(huán)開(kāi)具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銷(xiāo)項稅額與進(jìn)項稅額不能互相抵消,造成國家稅款損失的,應當以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追究刑事責任。對于出于虛增業(yè)績(jì)等目的,實(shí)施對開(kāi)、環(huán)開(kāi)行為,沒(méi)有造成國家稅收損失的,不以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犯罪論處,構成其他犯罪的,以相應犯罪追究刑事責任。在辦理案件中,對于相互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的行為認定,要注意把握“虛開(kāi)并造成國家稅款損失”的本質(zhì)要點(diǎn),從行為人主觀(guān)上是否具有騙取稅款的故意,客觀(guān)上是否已繳納稅款、造成稅款損失等方面,綜合審查認定犯罪,嚴格區分違規和違法犯罪的界限。

案例七


山東某防水材料公司、徐某某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案——實(shí)體企業(yè)適用企業(yè)合規整改依法從寬處理
(一)基本案情
2019
6月至20219月,茍某某(另案處理)以他人名義注冊了多家空殼公司,在無(wú)真實(shí)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江蘇、河南、浙江、福建、山東等地多家企業(yè)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稅額739萬(wàn)余元。其中,20199月,山東某防水材料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防水公司)為了抵扣稅款,在無(wú)真實(shí)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由公司實(shí)際控制人徐某某通過(guò)茍某某控制的空殼公司為其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22張,稅額27萬(wàn)余元。20198月至10月期間,徐某某還通過(guò)茍某某控制的空殼公司向其擔任高管的廈門(mén)某防水建材公司等2家公司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59份,稅額75萬(wàn)余元。上述所開(kāi)具發(fā)票全部用于抵扣,案發(fā)后虛開(kāi)發(fā)票已作進(jìn)項稅額轉出。
2022
4月,本案由山東省壽光市公安局移送山東省壽光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后,徐某某表示認罪認罰,主動(dòng)申請對防水公司啟動(dòng)企業(yè)合規程序,自愿進(jìn)行合規整改。經(jīng)過(guò)實(shí)地走訪(fǎng)調查,檢察機關(guān)了解到防水公司自2015年注冊成立以來(lái)一直正常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產(chǎn)品具有良好的發(fā)展前景與潛力,年產(chǎn)值在3000萬(wàn)至5000萬(wàn)之間,對當地的經(jīng)濟發(fā)展有一定貢獻,合規整改有利于企業(yè)長(cháng)期經(jīng)營(yíng)發(fā)展。202211月,檢察機關(guān)決定對防水公司適用涉案企業(yè)合規及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
(二)處理結果
檢察機關(guān)商請壽光市企業(yè)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管委會(huì )組建了由當地稅務(wù)機關(guān)工作人員、律師等組成的第三方監督評估組織,指導督促防水公司制定合規整改計劃,明確企業(yè)專(zhuān)項合規整改的重點(diǎn)內容,建立健全相關(guān)合規管理體系。防水公司外聘合規專(zhuān)業(yè)團隊,針對法務(wù)、稅務(wù)等領(lǐng)域按照合規計劃進(jìn)行合規整改,并對管理人員開(kāi)展法治教育。企業(yè)合規整改后,徐某某及企業(yè)管理人員放下思想包袱,積極組織開(kāi)展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同時(shí),檢察機關(guān)強化對涉案企業(yè)規范經(jīng)營(yíng)的引導,促使企業(yè)步入良性發(fā)展軌道。20234月,經(jīng)第三方組織評估認為,防水公司已完成有效合規整改。
2023
10月,山東省壽光市人民檢察院參考合規考察結論,決定對防水公司作不起訴處理;以徐某某涉嫌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提起公訴,并對其提出寬緩的量刑建議。山東省壽光市人民法院以虛開(kāi)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罪判處被告人徐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兩萬(wàn)元。一審宣判后無(wú)抗訴、上訴,判決已發(fā)生法律效力。經(jīng)回訪(fǎng)了解,目前防水公司正常經(jīng)營(yíng),產(chǎn)值維持平穩,在崗員工穩定。
(三)典型意義
在涉案企業(yè)合規改革中,檢察機關(guān)要充分發(fā)揮作用,準確把握合規整改適用條件,依托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管委會(huì ),確保案件妥善處理、合規有效開(kāi)展。要綜合考慮案件涉嫌罪名及涉案企業(yè)類(lèi)型、規模、經(jīng)營(yíng)范圍、主營(yíng)業(yè)務(wù)等因素,有針對性組建第三方組織,重點(diǎn)圍繞與企業(yè)涉嫌犯罪有密切聯(lián)系的企業(yè)內部治理結構、規章制度、人員管理等方面存在的問(wèn)題,督促企業(yè)制定專(zhuān)項合規整改計劃,建設有效合規管理體系。在辦理案件中,可以根據涉案企業(yè)、涉案人員的犯罪事實(shí)、情節及在合規整改中的表現,依法分別作出處理決定,對有效合規整改的單位作相對不起訴;對直接責任人不符合不起訴條件的,依法提起公訴,并提出寬緩量刑建議。

案例八


楊某虛開(kāi)發(fā)票案——虛開(kāi)普通發(fā)票也可能構成犯罪
(一)基本案情
2014
年至2022年,被告人楊某以近親屬或他人名義,注冊成立11家公司。在無(wú)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業(yè)務(wù)的情況下,通過(guò)中間人劉某(另案處理)、傅某某(另案處理)等人介紹,采用虛假走賬、資金回流等方式,利用11家公司對外虛開(kāi)增值稅普通發(fā)票,從中收取票面金額0.5%-1.5%的好處費,獲利共計340萬(wàn)余元。經(jīng)稅務(wù)機關(guān)稽查,楊某通過(guò)上述11家公司對外虛開(kāi)增值稅普通發(fā)票14370份,累計票面金額12億余元。
(二)處理結果
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檢察院以楊某涉嫌虛開(kāi)發(fā)票罪提起公訴。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楊某違反國家稅收征管及發(fā)票管理規定,在沒(méi)有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的情況下,為他人虛開(kāi)普通發(fā)票,已構成虛開(kāi)發(fā)票罪,且情節特別嚴重。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以虛開(kāi)發(fā)票罪判處楊某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wàn)元。一審宣判后無(wú)抗訴、上訴,判決已發(fā)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雖然普通發(fā)票與增值稅專(zhuān)用發(fā)票相比,沒(méi)有抵扣稅款的功能,但其是會(huì )計核算的原始憑據,同時(shí)也是審計機關(guān)、稅務(wù)機關(guān)執法檢查的重要依據。發(fā)票的印制、領(lǐng)取、開(kāi)具均有相關(guān)規定。不法分子為獲取非法利益,從事虛開(kāi)發(fā)票違法犯罪行為,為逃稅、騙稅、財務(wù)造假、貪污賄賂、揮霍公款、洗錢(qián)等違法犯罪提供了便利,嚴重擾亂市場(chǎng)經(jīng)濟秩序,助長(cháng)腐敗蔓延,敗壞社會(huì )風(fēng)氣,具有嚴重的社會(huì )危害性。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將虛開(kāi)發(fā)票行為新增入罪,沒(méi)有要求特定目的,也沒(méi)有要求造成稅款損失的危害結果,順應了社會(huì )治理的需要。行為人通過(guò)設立多家空殼公司,從稅務(wù)機關(guān)騙領(lǐng)發(fā)票后對外虛開(kāi),虛開(kāi)發(fā)票數量和發(fā)票金額均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雖有坦白、自愿認罪認罰情節,法院仍判處其有期徒刑六年,體現了對虛開(kāi)發(fā)票犯罪依法懲處的態(tài)度。